就菠菜也了

不成为孤岛是为了自保。

如果以后找到小姐姐谈恋爱了,我要给她买一百套背带裤/裙。   她也喜欢的话……
我莫名其妙的一天( ˘ω˘ )

有的刺其实是一种伤疤的存在形式。

还是很暴躁,不好。

睡到夕阳西下,醒的时候突然笑起来,我完蛋了。

请让我在触手可及的距离里寻找你
请让我不用等待和慌张的时间里听到你
请你变成雨季的云朵
化成雨滴时落在我的唇上

请你尝尝蜜味的汁水
是身体在春日限定的酿造
请你的手指旅遍我的周身
计算出一个最小密度

请你不要说话
晚上最适合听我们气息打架
请你暂时出演坏人
如果可以请让我死在你的床上

听一遍林宥嘉,就要失恋一次。

一直都很喜欢一个小妹妹。这个小妹妹是一个很有韧性的人。充满了爱和朝气与此同时又是个很清醒的人。仔细一想这不就我想变成的样子吗。她真的值得喜欢,值得我喜欢很久。

去上学前的啰哩巴嗦

觉得大学生活真的超幸运碰到了几个很好的学姐。
我的HY学姐,是第一个在冬天给我点了热奶茶,怕冷掉把奶茶抱在怀里保温的人了。有次一个人拍比赛,她一下台就找一个厚厚的外套从背后给我套着。从我手里抢过相机说你休息一会儿,我帮你拍吧。每一次一想到这里心头都要软下来。同时又很心疼这个学姐,从纳新开始就看得到对所有人说话都轻声细语的,会照顾大家的感受。有人说她这样不适合当一个领导者。容易受到“欺负”,但是大家都喜欢她,我也喜欢她。我明白如此温柔的人心底的脆弱。唉!一定要真正的开心呀!
还有一个我“一见钟情”的B学姐。某天看一个名字叫“七嘴八舌”的群申请,以为是乱七八糟的群就拒绝了入群申请。结果第一次见她,她就说嘿嘿我记得你,你拒绝了我的群耶。(这个学姐说话有股台湾腔,连批评人都觉得毫无攻击力甚至觉得在撒娇)我辩论赛的决赛没有拿最佳辩手。生气于评分的事情,也生气自己的失误。拿着外套就往演播室外面走,她走来甜甜的招呼我都没理她。过了三秒无比后悔。后来回去拿团队奖杯的时候,又看到她了,马上道歉。她贼甜的说:没关系,没有怪你哦。比赛我有看,你很棒喔。然后我非常不争气的哭了……(现在回想就想锤自己真的丢人啊)B学姐很喜欢带我去看电影,学校附近好吃的都是她推的。说假期有空带我去她家浪。HY学姐是暖这个学姐就是甜。比夏天第一口西瓜还甜。
还有L学姐。我内心其实是那种长幼尊卑分得很请的人,不管什么学姐老师关系再好,都不会放肆的那种。这个L学姐对我无话不说,从头口中可以得到青新所有的八卦。其他pljj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乖乖的喊学姐。只有她我敢直接喊大名。很开心或者很不开心就会一起喝酒,一起神经病一样的哈哈哈哈哈哈,笑个没停。L学姐特别会鼓励我,她觉得我做什么都很棒。简直是我信心生产商了。要一直这么哈哈哈哈下去哦。
最后一个学姐,是我的部长。我第一眼看到她我说我要进你的部门。因为长得真的太好看了。难怪学姐说系里好看女孩子都去文艺部了。我一看到她就想追她。但是三天后就没有这个想法了。因为她很“凶”。后来在她部门里被她逼着跳舞。(最后跳舞的视频我同学劝我别看,我也觉得不看比较好。现在视频还在她u盘里珍藏)修图剪视频。我一度非常害怕她。后来有一天她找我聊天,问我为什么那么“内向”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因为我真的慢热。我除了练舞和开会见她其他时候我们几乎没有交流。我以为她并不是很了解我。直到有一天她拉着“丧”到想自闭的我去草地躺着聊心。她说我这个人总是对人隔着墙,感情也不知道怎么表达。不用这么紧张的,我一直在关注你。然后细数我的各种进步。被人“了解”我是会很慌张的,因为被感动得不知所措的慌张。就很哽咽的说了很多,边说边哭。(丢人啊,就很爱哭啊啊 我恨)直到她要走离校的前一天很抱歉的说对不起我本应该多多的关心我。多分给我一点时间。我到她走了那一天面对她还是很慌张,我对不起自己礼貌的标签。最后想说一句谢谢都说不出口。谢谢帮助我成长很多的你呀!
真心希望这些美好的小姐姐们可以找到优质的大猪蹄子。
(我大一没脱单都是因为学姐们都是直女。吼,气。祝我大二脱单吧!)

【令后】僭越情缘

甜得嗷嗷叫。

金多云:

  魏璎珞×富察皇后
 
-
  1.
  胸腔里跳动的太厉害,若是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。
 
  原本她觉得或许她这一辈子都会沉沦在为姐姐报仇的仇恨里,入了宫里,她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出去。
 
  这紫禁城是个吃人的地方,就算骄傲如她也为了仇恨忍了下来。为了仇恨,她就算是没有真正笑过一次,也要忍耐下去,直到抓出凶手的那一刻……
 
  可人总有失算的时候,原本不再跳动的心,和姐姐一起埋葬的心,疯狂的开始跳动。
  她从未见过如此温柔贤惠的人,就算是她的姐姐也及不上她的半分。
 
  在千秋上早就猜到了她的小聪明,却没有因此而戳穿。面对皇上的时候仍旧持守着她自己的规矩,从不僭越。
 
  这样的人说是完美也不足为过,这样的皇后说是上天赐给大清的恩典也完全不觉得稀奇。
 
  富察容音。
 
  皇后的闺名她也不过只是敢在心中默默念上个几百遍罢了,从未敢说在口中,生怕被谁听见,发现了自己见不得人的秘密。
 
  她最初的打算是让杀害姐姐的凶手得到应有的代价后,就找个僻静的地方自尽好去见姐姐,可她遇到了皇后娘娘,就不由得想要和她在一起,就算是呼吸同一片空气,站在同一片天空下,就算是这样都让她感到喜悦。
 
  与皇后在一起的时候她甚至能够忘记自己正背负着怎样的仇恨。
 
 
  魏璎珞下意识回过头,结果没想到皇后娘娘就站在她的身旁,她此时与她心心念念的人贴的很近,近的她差点就一口气没提上来。
  她慌乱的掩饰住自己的神情,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,脸贴的不能再低。
 
  “奴才罪该万死!奴才僭越!求皇后娘娘宽恕!”
  皇后向来不喜华贵奢靡,衣着也是朴素的很,但就算是这样却也还是透露出只属于皇后的威严,是任何人所不能够触及的。绣着她喜爱的花草的鞋子此时就在她的眼前,可魏璎珞却不敢抬头看皇后的脸色,生怕如此聪慧的她发现自己红的不正常的脸色。
 
  “本宫还没说话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。”
 
  她微微的抬起头,就看见皇后纤细稚嫩的手在她的眼前,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,就被皇后轻轻带了起来。
 
  魏璎珞自从来了长春宫就没与皇后见过几面,或许是心虚,她总是领了殿外比较远的活,平日里也是低头干着自己的事,从未有半分僭越,可今日不知道是怎么了,心思总是飘到可以诛九族的罪上去,心底下也不知道僭越了多少次。
 
  她的胆子向来都很大,可在这么贤良淑德的皇后面前,总觉得自己心里很是不堪,不配得到皇后娘娘的赏识。
 
  摆好了自己的位置后,她又要跪下去乞求皇后的责罚,也不知道是为刚才的动作不雅,还是她心里的不雅。
 
  “皇后娘娘奴才……”
  “来。”
 
  柔声细语像是小雨滴落在房檐发出的声响,她或许有点能够知道为什么皇后最得当今圣上的心了,这样的女子谁不喜欢?这样的皇后谁不爱戴?
 
  被制止住了下跪,魏璎珞随着皇后的目光瞧去,脸顿时变了好几个颜色。
  “我是欣赏你才让你来长春宫的,怎么一连半月都见不着你的影子。”
 
  被明玉告诫是皇后娘娘最喜欢的花,此时因为她的走神其中一支被修的只剩下一朵花孤独的立着,四周拥护着花的叶子都被她稀里糊涂的剪掉了。
  “难道还要我亲自来见你吗?”
 
  “不……奴才只是……”
  “好了,剪几朵修好了送进去放在花瓶里,记得一日一换,以后这个差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 
  魏璎珞连忙谢恩,“谢皇后娘娘恩典,奴才一定不负众望!”
 
  好像被安排了什么大事的说辞让皇后轻笑出了声音,拍了拍魏璎珞的手后就随站在外侧的尔晴向寝宫内走去。
 
  可还没等魏璎珞回想手上的触感时,那边传来的正好能让她听见的声音,让她险些又摧残了皇后娘娘的爱花。
 
  “若是再有心事可以向本宫倾诉,不要再对本宫的花下手了。”
 
  “是!皇后娘娘!奴才知错,谨遵皇后娘娘教诲!”
 
  就这样魏璎珞拿着那支被她剪成一枝独秀的花愣在原地,良久不能回神。
 
 
 
  2.
  魏璎珞稀里糊涂的躺着,她平日里也算是身体好的那一个,可在她来不及穿上更厚的衣服,只是披了层油布当做雨衣,在大雨里独自一人抱着厚重的一捆油布保护着皇后娘娘心爱的花坛。
 
  不过好在皇后娘娘也因雷声发现了外面的大雨,急匆匆的出来后就让明玉她们帮自己的忙了。
 
  魏璎珞本不是很喜欢侍弄花草,仇恨将她的心情消磨的一干二净,除了这原本就是她差事,更多的是爱屋及乌。
 
  要是这花草被大雨摧残了,皇后娘娘一定会很难过。
  奈何她刚来这长春宫,没有人敢听她的话,只好在自己的差事都完成后,寻找油布盖上花坛。
 
  可就算是这样,花坛里的花还是因为她的手慢而被大雨打掉了好大一部分。
 
 
  喝的那一点姜汤也没让她感觉好到哪里去,尤其是在这深夜大雨不停的时候最难熬。
 
  就在她感觉自己头疼的快炸了的时候,花草的清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缓慢向她靠近着。
 
  “皇后娘娘?咳……是皇后娘娘吗?”
  那人没有回答她,只是轻手轻脚的换掉了她额头上的湿手巾。
 
  如果不是那还好,如果是的话她这一身病气如果过给皇后娘娘,伤了凤体,给她一百个头都不够砍的。
 
  “奴才身上都是病气……不要染给娘娘才好。”
  魏璎珞糊里糊涂的坐起身,想要下跪却一下子趴在了床沿上,额头直接和床沿来了个重击。
 
  “嘶……”
  “怎的这么不小心?”
 
  是她喜欢的好听的声音,想抬起头看看是谁,可意识太重,只能昏睡了过去。
  
 
  一夜好梦,再一醒来天色已经大亮,睁开眼睛已经没有了那种高烧沉重的感觉,神清气爽,可见已经好了。魏璎珞坐起身来,想要伸个懒腰,就见一个绣工精巧的香囊从她的胸前掉落到被子上。
 
  上面绣的凤纹,可见是皇后的物品,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手里。
 
  洗漱好的魏璎珞将香囊放在身上后走出了房间,虽然起晚了但她的差事还是要做的,剪好了几只花后就进了长春宫殿内。
 
  也不知道为什么,琥珀那几个家伙好像在偷偷的笑她,明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的对她哼了一声,尔晴也是欲言又止的摇了摇头。
 
  “怎么了?”
  魏璎珞皱起了眉,想要从她们身上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 
  “你这家伙!轻薄了皇后娘娘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真是……”
  “明玉!不能乱说话,璎珞也是烧糊涂了,娘娘都没说什么,就更不能怪她了。”
 
  魏璎珞鄙夷的看着唱双簧的二人,她轻薄皇后娘娘?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!
 
  可就在将花放在花瓶中的那一刻,她猛然惊醒。
  难道说那根本不是梦!
 
  “璎珞,身体怎么样了?”
  “皇后娘娘奴才斗胆问一句,”魏璎珞请安后拿出了放在怀里的香囊颤抖着手问,“这可是皇后娘娘的物品?”
 
  吃着桌上点心的皇后停下了手,勾起嘴角笑了笑,却不知这笑容险些将魏璎珞的魂都勾走了。
 
  “你说怕把病气染给本宫让本宫离开,却抱着本宫不放,那本宫只能留下一件代表本宫的物品给你了。”
 
  说话的人不觉得有什么,但听话的人却心惊肉跳起来,连忙跪倒在地。
  “皇后娘娘奴才罪该万死,竟碰了皇后娘娘的……玉体,奴才……奴才……”
 
  平日里的口齿伶俐倒是衬托出了她现在的辞穷,接下来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,还有这香囊……
 
  “皇后娘娘,香囊没有弄脏,奴才这就还给您。”
  “送予别人的物品怎么能要回呢,那本宫岂不是言而无信。”
 
  魏璎珞连忙磕头谢恩,说实话她想要是想要,但她地位低微本不该收皇后娘娘的东西,但若是皇后娘娘赠予的就没有办法了。
 
  “奴才叩谢皇后娘娘……”
  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,一并说出来吧。”
 
  魏璎珞点了点头,试探性的问:“娘娘不怪璎珞昨夜的无礼吗?”
 
  “你不过是病人,本宫就当你是烧糊涂了。”
  皇后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颈部就让魏璎珞退下了,在门外做事的尔晴和明玉见魏璎珞面带笑意的拿着香囊走了,便一起进了殿内,尔晴还好,明玉是气不打一处来,差点要追着魏璎珞把人打一顿。
 
  “皇后娘娘您怎么能就这么放过她呢!”
 
  尔晴倒是一言不发的拿着从太医院要来的化淤的膏药,为皇后娘娘掀开盖住了脖子的高领后,雪白的玉颈上突兀的有一块青紫色的痕迹。
  说是撞伤也不可能在这个位置,若是被旁的人看到了免不了浮想联翩。
 
  “可恶!皇后娘娘怎能容她这个登徒子在咱们长春宫!皇上都不曾……”
  “明玉。”
  “皇后娘娘!”
 
  皇后微红着脸制止了明玉差点脱口而出的能判重罪的话。
  但她说的也是了,连皇上都不曾在她身上留下如此痕迹,昨夜里她实在睡不着,就让尔晴给她披了衣服,明玉去煮了一碗驱寒的药汤去看魏璎珞。
 
  果不其然的发了高热。
  让尔晴为她擦拭身体却怎么也不干,谁能想到一个发高热的人还能如此有力气,可当她自己去璎珞身边时人就老实了。
  她就只好亲自喂药,要说她像今夜这样伺候过谁,除了皇上就是魏璎珞了。
 
  药很苦,魏璎珞却抱着她说好香,稀里糊涂的抓着她不放,倒像是个十足的小孩子。
  或许是不想喝药了就报复性的一口亲住了她的脖子,吓得旁边的尔晴和明玉手忙脚乱的把人拉走。
 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留下了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香囊。
 
  想起魏璎珞噘着嘴说苦又抱着她说好香的样子,她笑出了声音,她是皇上的结发夫妻,成了皇后只好更是有很多烦心的事,但像这样真正笑出来的时候还是很少见。
 
  “皇后娘娘您怎么还能笑出来!”
  “尔晴也很是不解,您能够纵容她是因为她的才能让皇后娘娘您欣赏吗?”
 
  皇后勾了勾嘴角,又恢复了那贤良淑德的样子,行为举止无半分不妥和僭越。
 
  “尔晴,记得千秋那日晚上璎珞走的时候本宫曾说过,本宫很喜欢她。”
 
 
  尔晴和明玉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让她不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
  昨夜魏璎珞高热不退抱着她的时候,那一句虽然很小声,但却满了怜爱的“容音”被她听了个真切。
  而本人现在还一副暗自窃喜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好笑。
 
  当然魏璎珞更不知道的是,那香囊中并没有香料,有的只是之前皇上赏赐给她的贡品丝绸的被裁成手帕的边角料。
  而上面被她亲手绣了那天被魏璎珞剪成了一枝独秀的花。
 
  她现在有些期待了,聪明如魏璎珞,什么时候能打开香囊发现那块手帕呢。
 
 
  事实上在魏璎珞仔细拿捏着这个香囊的时候就发现了异样,触感与里面有香料不同,是柔软的。
  她悄悄的跑到平时在后庭扫地的地方打开了香囊,丝滑的帕子上绣着快要从帕子上飞出来的一枝独秀,上好的料子,上好的线,还有这上好的心思。
 
  右下角更是绣着五个秀娟小字。
 
  ——赠璎珞
  ——容音
   
 

在这条学着爱人的路上,喊着爱是生生不息的口号,潜意识里无比畏惧。